第0009章秦始皇拔地瓜(1 / 1)

秦始皇美滋滋的吃了一碗鸡蛋膏,便跟随秦勇上路了。

那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,让秦勇满脸都是欢喜。

看来自己的能量,还没有酒的能量大啊。

一听说酿酒,这老秦满脸都是兴奋之色。

秦勇现在甚至怀疑,老秦是不是喝多了掉进海里的。

早晨的海滩还是非常凉爽的。

二人趁早凉爽,飞快的挥舞着手中的竹制镰刀。

秦始皇比昨日干的要生猛和带劲的多。

美酒啊,再配上秦勇做的佳肴。

让秦始皇浑身上下都有使不完力气,也心甘情愿的做起了一位劳工。

中午炖了一锅野鸡。

秦始皇和秦勇,一个比一个啃的欢实。

不欢实不行啊,因为这体力活,确实太累人了。

吸取了昨晚上的经验和教训,秦勇多蒸了几碗米。

直到二人吃的吃不动为止。

如此过了五天以后,整片水稻终于收割完毕。

秦始皇和秦勇对视一眼。

双方都哈哈大笑起来。

在这几日的劳作时间里,二人同吃同住同劳动,建立了深厚的不一样的友谊。

“老秦啊,这几日辛苦你了,明日咱们就可以品尝到美酒了,好好庆祝一番,咱们丰收的喜悦。”

“不过,过几日咱们还要继续干活。”

原本秦始皇听到秦勇前面几句话还是很高兴的。

可是,这画风一转,竟然风向变了。

“秦勇,怎么还要干活?这水稻不是收割完毕了吗?稻米都碾压出来了。”

秦始皇瞪大眼睛开口询问道。

这叫什么事啊,自己那帮臣子,到底是干什么吃的?

到现在还不来拯救自己,如今自己这个大秦帝国的皇帝,已经沦落到做苦工的田地了。

“老秦啊,还记得烤红薯的味道不?即便是生吃也是嘎嘣嘎嘣脆。”

“记得啊,当然记得。”

秦始皇闻言使劲吞咽一下口水,那满嘴生津的味道,他怎么会不记得呢。

“老秦啊,那红薯过几日便可以收获了,今日,给你拌一道凉菜吃。”

听了秦勇的话,秦始皇来精神了。

“红薯竟然要成熟了,那咱们继续干,不就是干活吗,老秦有的是力气。”

“你说的凉菜又是什么菜?”

听了老秦的疑惑,秦勇开心的笑了起来。

“你们城里人十有八九是没有吃过这红薯叶的。用开水一趟,然后凉拌一下,也是很好吃的。”

“咱俩在这海岛上,不吃点青菜,时间久了身体会慢慢垮掉的。”

虽然凉拌的红薯叶并不是多么可口美味,可是秦勇不得不忽悠忽悠老秦。

一直吃米饭和肉的话,身体自然少了许多维生素。

长此以往,身体就慢慢抗不住了。

“走吧,老秦,我带你去看看那片红薯去,顺便咱们再带些红薯叶回来。”

秦始皇闻言从海滩上站起来,跟着秦勇往海岛里面走去。

这还是他来到海岛之后,第一次巡视海岛。

没办法,第一天开始,就被秦勇抓成劳工了。

根本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。

这几日收割水稻,真的是累死累活的,吃过晚饭,倒头便睡。

两个人呼噜打的震天响,连夜猫子都能吓跑了。

“老秦,看到没有,这里就是红薯地,当初我种植这些红薯可是费了一些功夫的。”

“如今你来了,终于算是有个帮忙的了。”

秦始皇举目望去,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。

这家伙,绿油油的竟然种满了一大片。

虽然没有水稻那么大面积,可是目测也差不了多少。

这当劳工的日子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。

不过秦始皇越看越觉得不对劲。

怎么看来看去,看不到红薯啊。

“秦勇,这一片绿油油的真的是红薯地?”

看到秦勇郑重的点头,不像是开玩笑的模样,秦始皇更加纳闷了。

“那这红薯还没有长出来,离收获的日子,不还早着呢吗。”

秦始皇的话,让秦勇差点笑破了肚皮。

看着秦勇捂住肚子笑个不停的模样,秦始皇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。

不然这秦勇不可能笑的如此弯下了腰。

“老秦啊,先容我笑上一会,再跟你说说这红薯的果实,你为何会看不到。”

不单是没文化真可怕,秦勇发现现在的城里人也够可怕的。

没吃过猪肉,总得见过猪跑吧?

竟然连红薯是生在土地里的都不知道,秦勇对老秦是彻底佩服了。

而且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加上六体。

秦勇就在秦始皇尴尬的表情里,足足笑了有五分钟的时间。

才算是停止了那上气不接下气的大笑声。

“老秦,自己动手,你就能找到真正的答案。”

秦勇走到一株红薯面前,示意老秦亲自动手试试。

“怎么,要拔下来吗?”

秦始皇看到秦勇那个动作,疑惑的开口询问道。

笑话就笑话吧!

反正这几日已经被秦勇笑话过不止一次了。

不懂自然就要多问。

否则岂不是永远都不懂。

“嗯,老秦,你拔下来就知道,刚刚我为何会如此大笑了。”

秦勇点头鼓励道!

秦始皇闻言大踏步走到了红薯跟前,弯腰便抓住了根茎。

“老秦,记得要用力啊!”

“这玩意不用力的话,估计也很难拔出来的。”

听完秦勇的话,秦始皇深吸一口气,一蹬腿,一扭腰,双手猛的一拉。

好家伙,秦始皇将整株红薯连根拔起!

上演了一出现实版的,秦始皇拔地瓜。

“嘶…………”

秦始皇看着自己拔出来的红薯,硬生生的倒吸了一口凉气!

这家伙也太吓人了。

破土而出的,足足有五六个大小不等的红薯。

大的足足有一两斤,小的也跟婴儿的胳膊似的。

秦始皇看着这一幕,眼睛瞪的溜圆。

他终于明白,为何秦勇会说这红薯的产量是水稻的一倍不止了。

也终于明白,刚刚秦勇为何会笑了。

原来这红薯的果实,竟然是长在土地里面的。

如此生吃爽脆可口,烤食齿颊生香的红薯,竟然是长在土地里的,今日里,秦始皇可算是长见识了。

“老秦,扒拉扒拉那坑里面,看看还有没有剩下的红薯。”

秦勇微笑着开口说道。